澳门永利开户切换到宽版
精彩推荐:
  • 2690阅读
  • 77回复

www.22139.com:灵异悬疑 >>44号棺材铺(更新中)
[复制链接] [复制手机版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0楼 发表于: 04-25
“别着急。”阿诚说,“你需得先告诉我,那是个什么样的尸妖,是修炼了几百年的尸妖,这样我才知道该怎么去对付他。”    朔月傻了眼了:“怎么……还要知道这个……?”
    “对症下药,才能治病啊。”阿诚揉揉朔月的头。
    可是、可是她不会看啊!
    阿诚很快就明白了朔月的忧虑,无奈地说:“我忘记了,你还不知道怎么去分辨尸妖的种类和等级。”
    朔月撅着嘴,表示很委屈。
    阿诚转过身,走到黑猫面前,蹲下来问:“旭哥,你知道那个尸妖是什么等级的吗?”
    “哼!”黑猫表示徒弟见了别人就丢师父的举动让它很不爽!
    不过,下一秒它屈服了。
    “十条大头鱼。”阿诚说。
    “成交!”黑猫小爪子拍上了阿诚的掌心。
    黑猫说:“是个不入流的小妖啦,三百年道行左右,是吃腐尸类的尸妖,不过这一次他被逼急了,找不到腐烂的尸体吃,所以只好铤而走险,通过杀人的方式制造尸体,然后吃掉。”
    “三百年,确实还不成气候。”
    后来,阿诚告诉朔月,尸妖分五个种类,红毛尸妖、绿毛尸妖、白毛尸妖、干尸妖、食腐尸妖,这五类尸妖中,红毛尸妖最强,食腐尸妖最弱,而朔月这一次碰上的尸妖正是最末位的食腐尸妖,要对付他很容易。
    如果用人类的成长时期来代表妖怪的修炼道行,那么一百年就是刚分娩的婴儿,世间万物修炼一百年后会成精,拥有自己的意识,但是那时候他们还十分弱小,即使普通凡人也能轻松把他们捉住。五百年妖怪则是中学生,别小看中学生,这个时期的妖怪是最偏激的、最狂妄的时候,很容易就由着本性去兴风作浪。而上千年之后,妖怪基本就安定下来了,很少再露面,当千年老妖出现的时候,他们往往喜欢称自己为x仙。
    附身在王开尸体上的尸妖只三百年道行,用阿诚的话来说就是个小学生级别的,只不过他附身在了凡人的尸体上,要想除去那尸妖,还得让王开的亲生父母同意,因为他有一个最省力的方法,把尸妖封印在尸体上,然后将尸体切分成无数块,各自埋在东南西北处,只要尸妖的肉块不见空气,就一辈子都无法动起来。
    可,王开的父母真的能狠得下心去把自己心爱的儿子分尸吗?
    朔月在老王叔的脸上看出了犹豫与不忍的神色。
    那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,就算知道儿子已经死了,可是……可是作为一个父亲,他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死后还要被人大卸八块吗?
    当然不能!
    沉默了许久之后,朔月一咬牙,豁出去地对老王叔说:“叔叔,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们,那是因为我害怕你们知道之后会难过,现在我看这件事是时候应该让你们知道了。”
    老王叔问:“是什么事?”
    “叔叔,你还记得那天你们逼我和王开冥婚时候的情形吗?还记得那只公鸡吗?”
    老王叔点点头:“记得。”
    “对的,就是那只大公鸡。”朔月说,“那一天,我被绑到灵堂上,那个山羊胡老道作法的时候,我看见王开的灵魂被他从棺材里面提出来,塞进公鸡里面。后来那个公鸡被附身在王开身体上的尸妖一口咬断了脖子,喝掉了血,从那个时候起,你们的儿子、真正的王开就魂飞魄散了!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老王叔震惊地站起来,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消息!
    朔月郑重地点点头,表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。
    老王叔顿时满脸痛苦,他的宝贝儿子被一个可恶的妖怪给侵占了身体去做坏事也就算了,那只妖怪竟然连儿子的魂魄都不放过!
    “宰了他,一定要宰了他!”老王叔恨得牙痒痒,不停地嘟囔着这句话。
    有了老王叔的答应,其他人也就放心下来了。
    随后,老王叔垂头丧气地下山去了,朔月啃着他们带上山来的面包,黑猫越吃越不对劲。
    话说,为什么阿诚会出现呢?他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合吗?
    黑猫吃着面包,越想越不是滋味,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阿诚若无其事地说:“师父让我来接你们回去。”
    “你师父怎么知道这个地方?”
    “朔月打电话回去的呀。”阿诚疑惑地看向朔月,问,“难道不是这样的吗?”
    朔月啃面包,点头用力地“嗯”了一声:“对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黑猫头顶上又自带无数黑点,他心里那个郁闷啊!“为什么你会知道棺材铺的号码?”
    朔月掏出那本迷你小法术书,翻开第一页,指给它看:“书上自带有的啊,是师叔写上去的,怕我不知道怎么回家。师父,你都没有看过这本法术书的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脸打得好疼!
    吃过了面包之后,朔月就在阿诚的面前演示了一遍自己刚学会的法术,她越用越熟练,在阿诚面前使出来的时候,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刚学会的新手。
    阿诚不免感到吃惊,那个迷你法术本子其实他们师兄弟每人一本,那都是他们师父为了让他们能尽快入门而编写的,要学会到运用熟练,那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呢,但是没想到,朔月只是用了一两天的时间就把法术给练熟了,这除了自己努力之外,还有令人艳羡的天赋啊!
    不过,他是不会表扬朔月的!
    在他来砧板村之前,白三叶就在电话里仔细地叮嘱过他了,说朔月的性格是张扬又不爱听劝的,你给她一竿子的,她就能顺着竿子往上爬。她现在年纪还小,需要多多磨练,所以切记不能太惯着她,让她自己在外面多摔几个跟头才行。
    为什么要特地这么嘱咐阿诚呢?
    因为,没错……作为师兄弟三人中的老大,阿诚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就是……弟控。
    虽然说朔月是个女孩,不过也没差吧?和三兄弟中的老幺苏扬差不多年纪,只要看到朔月,阿诚就会忍不住想到可爱的弟弟们啊~~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1楼 发表于: 04-27
“阿诚哥,我练得不错吧?”朔月演示完后,就蹦到阿诚面前,摇着他的手邀功。    “嗯……还行吧!”阿诚咳了咳,绝对不能以为小孩子长得太可爱就随便发糖啊!阿诚掂量了一下,通过朔月的演示,他觉得以朔月的天赋,应该可以直接学习更厉害的法术,于是就对朔月说:“朔月呀,我想了一下,有一个特别适合新人学习的入门法术可以拿来对付尸妖,你要不要学?”
    “当然要!”朔月二话不说地点头。
    阿诚说:“尸妖害怕的东西有很多,黑猫、生糯米、黑狗血、公鸡血、桃木剑,这些东西我都让王叔叔回家去准备了,有了这些东西,我们收尸妖的时候,就会相对安全许多。但是有时候,会多点儿法术也好防身。修为越高的鬼怪是不惧怕这些东西的。”
    朔月点头:“我记住了,阿诚哥。”
    于是阿诚教朔月一个法术,那是一个很复杂的手诀,由九个手势组成,要把手势串在一起,可是很难连得顺的,但是朔月的手很巧,不管再多复杂的手诀,她都能做得出来,而且很快就能够连在一起用了。阿诚看着她学习,更加吃惊她对法术的学习掌握能力,这种学习速度实在太快了!
    他们刚认识朔月的时候,觉得她只是个小孩子,说不好听一点,就是一个十分叛逆的小孩子,很不好管教的样子……不,事实上,朔月的确很难管教,他记得中考完之后,他们师父已经明确拒绝朔月的出行计划,没想到一转眼功夫就不见人了!像这样的小孩,搁谁家里面,谁心里都闹得慌。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这样的孩子竟然有过人的修炼天赋!
    是块好璞玉,就应好好雕琢。
    在朔月练会之后,阿诚对她说:“朔月,我教你的是最入门的封尸诀,对大多数尸妖、僵尸、行尸、血尸之类都适用。你说过你知道那个妖怪的弱点是什么,所以到时候就由你去接近那尸妖,然后用封尸诀将他封印在附体里,到时候斩妖的事情就交由我来做,这事情不适合女孩子去做。”
    “嗯!”
    阿诚说的斩妖,可不是那种拉风的斩妖除魔,能出尽风头的事情,而是切切实实地拿着把菜刀把尸体剁成无数块。
    阿诚摸摸朔月的头,说:“我们等明天,等王叔叔把东西都准备好,我们就下山去,想办法引诱那个尸妖出现。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山洞里过夜了,你怕不怕?”
    朔月摇摇头,说:“不怕,听说到了晚上,在山里面看星星,看到的星星就是特别漂亮的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阿诚心想,这小孩性子的确偏执了些,但是比起同龄的孩子来说,一点都不娇气,还是不错的。
    之后,朔月就一直修炼法术,把它练熟悉,她知道自己越是熟练,到时候对上尸妖的时候就越有把握。她练得很晚,直到阿诚于心不忍了,把她叫出去看星星,她这才停下来。
    在山上看星星,真的很美。
    繁星点缀夜空,比在城市里看到的星星还要美丽。
    山下万家灯火,有着说不出的宁静。
    身处在这样的大自然中,哪怕是不说一句话,也能自然而然地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。
    就在他们沉浸在大自然的魅力里的时候,一束光照到了他们的身上,是手电的光。
    他们定眼一看,原来是老王婆抱着一床被子上山来了。
    老王婆走到他们面前,说:“我老公让我给你们带来的,怕你们在山上睡觉会着凉。”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阿诚接过被子,问:“我让叔叔下山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。”老王婆盯着阿诚上下打量了一番,忍不住问:“你是什么人啊?为什么让我老公去准备那些东西?你要那些东西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阿诚诧异:“你不知道?”
    老王婆摇摇头。
    阿诚又问:“叔叔没有告诉你?”
    老王婆又摇摇头。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在老王叔下山之前,阿诚明明就有告诉老王叔,他们将要怎么去对付尸妖,因为尸妖现在附身是他们的儿子的身体,所以阿诚有提过让老王叔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妻子,毕竟分尸这一件事情有损德行,更何况那还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孩子。
    可是,现在,老王婆却是一无所知。
    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
    阿诚似乎想到了什么,问:“阿姨,叔叔还和你说了什么?”
    老王婆说:“他说家里面有妖怪,不安全,让他今晚上到二姨家借宿一晚。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不好,要出事了!”阿诚脸色大变,被子索性扔到地上,拉着朔月就往山下跑,他一边跑就一边说:“叔叔肯定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对付那个尸妖。我今天把那些东西的用法都告诉叔叔了,他一定是想自己动手!”
    朔月心里一咯噔,一个普通人想要自己去对付尸妖,那……那肯定危险啊!
    老王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听看他们的口吻,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,赶紧跟在他们身后,一起跑下山,跑回了家。
    在路上,阿诚问:“朔月,那个尸妖时不时每天晚上都会回家的?”
    “在师父没有现身之前,他晚上的确是会回去的。”
    “糟糕了,现在旭哥在山上,不在王叔家里面,那个尸妖肯定回去了。他知道你们都知道他是尸妖了,而我们这些人不在王叔身边,没人保护他,那个尸妖一定会杀人灭口的!王叔有危险了!”阿诚着急地说。
    朔月一听也急了,都是她的错,她一心想着躲开村民,免得辰旭和村民发生冲突,然后杀死无辜的村民们!可是她同时也忘记了,当他们都不在王叔家里,那么王叔夫妇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,那个尸妖绝对不会放过知情的他们的!
    都是她不好,早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,她一定会想其他的办法,两方都保全的!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2楼 发表于: 04-27
  三人一猫一起冲下山,跑回老王的家,还没进门就嗅到一鼻子的血腥气。所有人心里一咯噔,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:出事儿了!老王叔和尸妖干上了,那肯定是尸妖厉害,把人给杀了!    老王婆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一闻到血腥味,脸色就全变了,她着急地掏出钥匙开家门口,一边开门就一边喊:“老公!家里出什么事了?你开门啊!快开门!”
    但没人开门,而老王婆也开不了门,她心急火燎地回过头来对朔月他们说:“门从里面反扣了,还拿东西给顶住了,开不了!”
    “砰!”下一秒一只脚凭空出现,把门踹开了。
    朔月拍手:“师父你太帅了!”
    辰旭收回脚,得意地挑了挑眉。
    门被踹开之后,老王婆立刻推开门,推开那些顶住门背的重物,踉踉跄跄地跑进去,当她看见院子里的一幕的时候,她吓得捂住了嘴:“老公你在做什么?!”
    朔月跟了进去,当她看到院子里的景象的时候,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!
    院子里,老王叔一身是血,手里拿着一把菜刀,地上是碎尸,王开的身体被他用菜刀砍得四分五裂,每个尸块上都贴着一张黄符,撒着一把糯米。旁边的桶里面还有半桶血,王开已经是个死人,再砍也不会有新鲜血液流出来的,而那老王叔身上的血其实是他自己准备好的黑狗血,他把黑狗血涂在自己的身上,尸妖再厉害也不能再碰他一下。
    老王叔擦了一下脸,一抹黑狗血擦到脸上,他对阿诚招招手:“你们来得正好,小兄弟,你教我的法子很管用,这可恶的尸妖果然不能对我做什么。我快做好了,接下来你看看该把这些尸块埋到什么地方去好?”
    阿诚叹了一口气,把门口带上,这才走过去,低声问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    老王叔咧嘴笑了一下,那个笑在朔月看来是有些麻木的、疯狂的,就和那个班主任吃 人 肉时是一样的。老王叔说:“这妖怪害死了我儿子,我要给我儿子报仇,难道我还能借别人的手来帮我报仇?”
    这话说的无可厚非,阿诚眉头一皱,虽然不赞成老王叔的说法,但是也不好说些什么。他蹲下来检查尸块,朔月不忍地退后一步,她第一次看见碎尸的场面,第一反应就是恶心、想吐!她一退后,就撞到一个人的怀里,转头看见是辰旭,不知道为什么,脸忽然红了。
    辰旭低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,退后一步。
    忽然,阿诚说:“不好!这尸体里没魂!那尸妖一早就挣脱开尸体逃跑了!”
    正在分尸的老王叔一怔,抬起头来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阿诚正色说:“所以我才说让你先准备东西,这些事情需要由我来做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,外行人来做容易出错。现在可好,所有准备的材料都‘浪’费掉不说,那个尸妖也知道我们要对付他了,现在他跑到什么地方去躲着我们完全不知道,现在变成是他躲在暗处,我们在明处,我们很容易受到他的报复的!”
    老王叔懵了:“那……那该怎么办?”
    朔月也吓了一跳,忙问道:“阿诚哥,有那么严重吗?”
    阿诚没好气地说:“你说呢?”
    “那我们赶快去找!”
    “嗯。”阿诚从裤兜里掏出符给老王叔和老王婆,让他们自己各带一张,然后剩下的符贴在窗口、门口上,防止尸妖进门。
    阿诚断定尸妖弃尸逃跑,肯定是受了重伤才会这么做的,现在趁这个时机去找尸妖,趁他重伤的时候诛灭他,这样才能永绝后患。
    他决定带朔月一起去找尸妖,这样也好给新手朔月长长见识。
    辰旭变回猫,窝在朔月的衣服风帽里,打打呵欠就睡了,它表示对小小尸妖不感兴趣。
    阿诚拿出搜魂仪,在上面沾了一点王开的毛发,因为尸妖曾经附体在王开尸体上,所以王开的毛发可以带领着搜魂仪去寻找到尸妖。
    搜魂仪飞快地转了起来,很快就指出了一个方向。阿诚照着搜魂仪的转向去找,朔月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阿诚哥,这个东西准不准呀?”
    “准。”
    “它这么厉害,是不是所有妖怪都能找得到?”
    “难说。”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它准的吗?”
    “那是要看情况的,有些妖怪如果藏在水里,或者藏在磁场干扰信号特别强的地方,我们就很难找到他。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妖怪,他们特别会隐藏自己的行踪,所以我们也很难找得到他。”阿诚说,“不过你放心,现在那尸妖受伤很重,所以没有办法藏起自己的行踪,这附近也没有干扰搜魂仪的磁场,很快就能找到他的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听阿诚这么冷淡地说出这么一件事,朔月莫名其妙地感到……有些担忧。
    是为那个可恶的尸妖担忧吗?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。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走出了村子,到田里面。
    就在接近一垛草堆的时候,阿诚停下来了,示意朔月也停下来,不要在盲目往前走了。
    朔月抬起头,看到哪一垛草堆,低声问:“阿诚哥,那尸妖躲在里面吗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阿诚点点头,压低了声音对朔月说:“朔月,今天我教你的封尸诀你可得记好,以防万一。”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朔月认真地点头。
    “你要是害怕就躲远点儿,安全第一,知道吗?”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    阿诚都交代完全了,这才放心地收好搜魂仪,拿出一柄桃木剑,朝草堆小心翼翼地走去。
    他蹑手蹑脚地走到草堆前,端起桃木剑朝草堆插去,连着插了五剑,在第五剑的时候,草堆崩了,尸妖撕裂草堆跳了出来。尸妖的样子变得十分丑陋,浑身散发这腐烂的恶臭味,比起朔月之前看到的样子还要丑,还要狰狞!他怒吼着朝阿诚扑去!
    “阿诚哥小心!”朔月大叫,而这个时候,她的背后也腾飞起一个苍老的黑影……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3楼 发表于: 04-27
  那出现在朔月背后的人扣住朔月的脖子,一下子就抓住了她!    是今天被辰旭一把掐死的山羊胡道士!
    他没死?
    朔月第一个反应就是脑海里冒出这三个字来,但她很快就嗅到了山羊胡道士身上的味道臭,恶臭,腐臭,那是尸体的臭味。才一天的功夫,山羊胡怎么就臭成这个样子了?难道说,是因为他是个坏人,所以死后尸体才会腐化得更厉害吗?
    山羊胡力气极大,朔月几番挣扎都挣脱不开他的桎梏,惶恐之下,朔月只好大声喊着阿诚求救,但是阿诚一回头,马上就被尸妖抓出一道大口子,吓得朔月不敢再乱喊阿诚了:“阿诚哥你小心!不用管我,你一定要打赢那个尸妖,为王叔叔报仇!”
    朔月之所以会这么说,那是因为她发现山羊胡只是抓住她,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。她想起来尸妖一直都想利用她的身份,所以一直都没有伤害她,现在也是一样的。
    “朔月,用封尸诀对付你身后的尸妖!”阿诚大声提醒,然后就转过头去对付尸妖了。
    朔月这才想起来今天学的封尸诀对付不止是尸妖,还可以对付山羊胡,于是赶紧使出封尸诀去对付山羊胡,但山羊胡生前就是个道士,一看到朔月捏起手决,马上就留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,立即抓住了朔月的手,阻止她使出封尸诀来对付自己。
    朔月一看行不通,也大惊失色,阿诚只说过这个封尸诀可以对付所有低道行的尸妖,可没说过被化解之后该怎么办!
    山羊胡心里也很吃惊,他认得出来这是中级的封尸诀法术,今天和朔月这小女孩见的最后一面的时候,朔月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,怎么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就学会中级封尸诀了?而且,修炼法术大多数是要循循渐进的,像朔月这样子一下子就进修中级法术,那是修行的大忌,几乎没有一个新手敢这么做的啊!
    这就说明,这个小女孩不是一开始就藏拙,就是修炼法术天赋惊人!
    朔月可不知道内行那么多道道,她现在只知道封尸诀可以对付山羊胡,一次不行那就来第二次。
    山羊胡看到她这个虎劲,心里也犯怵,因为朔月每用一次法术,那法术力道就越强,再这样下去,他就抵抗不住了!
    变成尸妖后,山羊胡本来应该是多了几样本事的,但是现在碰上会用封尸诀的朔月,就是一物降一物,是他的克星,再厉害他也没有办法和朔月相抗!
    逼急了,山羊胡狠狠一咬牙,说:“这是你逼我的,就算老大要我留你一条性命,不得伤你半分,现在我也顾不得了,留你这条小命,我们所有人都得死!”
    朔月也看出山羊胡害怕自己的封尸诀,不免有些得意,说:“对!你不杀我,我就杀你,臭老头,我现在就让你再也不能诈尸,去死吧!”
    朔月捏起新一轮的封尸诀,就要冲山羊胡打去。
    但这一次,山羊胡没有躲避,他站在原地,也捏起了法诀。
    朔月是新手,今天就学会了一套像样的封尸诀,之前学的小法术只是入门的基础,搬不上台面,看到山羊胡捏法诀,她当然是看不懂,也不会躲,反而心里面还乐得开花那臭牛鼻子道士不闪不躲,等她封尸诀打到他眉心,那他就真的变成一具死尸了,她很想看看这个封尸诀的效果究竟有多厉害呢!
    但,如果是阿诚的话,他一定认得出来,这个山羊胡是在使一套害人的法术,只要朔月冲到山羊胡的面前,山羊胡的手指戳到朔月身上,那朔月就要倒大霉了!
    而朔月是不知道的。
    她冲到山羊胡面前,手指就要点上山羊胡的眉心的时候,山羊胡已经出手了。
    他出手快如闪电,点到朔月的肩膀上。
    “啊!”朔月肩膀一疼,胳膊马上就垂掉了下去,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 她停住脚步,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臂,心想这是怎么了?
    而那山羊胡趁朔月失神的时候,伸手在朔月的另一只胳膊上一点,朔月右肩膀一疼,又失去了另外一只手的知觉。山羊胡手在朔月两只腿上一戳,朔月双腿一痛,就站着动不了了。山羊胡伸手为掌,一掌轻轻拍上朔月的肩膀上,朔月身子被推倒,一屁股就要往泥田里载去。
    就在她要栽倒在田地里的时候,有个人撑住了她。
    辰旭抱着手臂,盘腿悬浮在空中,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,他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双脚踩入肮脏的泥地里呢!
    他用背撑住了朔月,回头斜睨了一眼倒在自己背上的朔月,说:“你怎么这么逊呢?”
    朔月脸一红,尴尬地说:“我只是新手嘛!”
    然后,朔月嘟着嘴说:“师父,那臭牛鼻子道士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,在我身上点了几下,我的手脚就动不了了,难道这个是点穴?”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    “他是在做法废掉你的手脚。”
    “啊!”朔月大惊失色,忙问道:“师父,那我是不是要变成废人了?我……我的手脚以后还能用吗?”
    辰旭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能。”
    朔月急了,眼泪立即涌了出来:“不行,我不能变成残废,师父,你法力那么高,一定有办法救我的。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    “师父!”朔月哭了。
    辰旭肩膀一顶,把朔月顶了回去。
    朔月晃晃悠悠,但她很快就站稳了脚。
    站稳……了……脚?
    她的脚有知觉了?朔月试着抬抬手,发现手也抬起来了,之前的痛觉和麻木全没了,她马上开心起来了,当她眼角余光瞥见浮坐在空中的辰旭的时候,不由得撇嘴,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啊?嘴里面说一套,却做一套,明明就是可以帮她恢复过来嘛,却还要骗她说不行,真是坏极了!
    辰旭缓缓降到朔月的身边,双脚踏在田坎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山羊胡,问:“是你欺负我徒弟的?”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4楼 发表于: 04-27
  山羊胡脸色端正起来,警惕地盯着辰旭说道:“是你!”    辰旭抬高下巴,声音依然古井无波: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
    山羊胡不由得退后一步,说:“是又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再死一次吧。”辰旭说。
    下一秒,山羊胡的身体就爆 裂开了!
    “啊!”朔月离得太近,顿时被这惨烈的一幕给吓得尖叫出声!
    一个完整的人就这样在她的面前被撕裂开了?辰旭连手指头都没抬一下呢,一个完整的人就这样被他给撕了?
    太可……
    “怕”字都还没有浮现在朔月的脑海里,一只脚丫子就从后踩上她的背了,辰旭趾高气昂地说:“你怎么这么没用?让你对付一个尸妖都对付不了,再这样下去,没完没了,你们不烦不腻,我都腻了!”
    说完头一转,看向正在和阿诚搏斗中的尸妖。
    朔月看出了他的杀意,“师父!”不知怎么的,身体先脑子一步做出行动,她冲上去抱住辰旭的手臂,辰旭不悦地看了她一眼,问:“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朔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啊!但是这个时候,她竟然发现自己不太希望那个尸妖就这样死去?!这绝对不是她该有的想法!
    “我……让我自己去对付那个尸妖!”等朔月反应过来,嘴巴已经先一步说出这句话了,身子也朝阿诚那边跑去。
    她跑过去的时候,回头一看,看见辰旭站在田坎上,风轻轻吹,吹来的是腥风,但是当辰旭衣袂飘起来的时候,却似乎被净化了。
    她跑到阿诚身边,喊说:“师兄,我来帮你!”
    说完就插入到阿诚和尸妖的中间,她的加入暂时缓和战局,双方都停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封尸诀!”朔月大喊,趁着尸妖发怔的时候,打到他的眉心,一下子,安静了。
    “倒!”朔月眨眨眼,说,尸妖马上僵硬地倒了下去,化作一阵青烟不见了。
    朔月拍手欢喜地说:“我打死了尸妖了?”
    阿诚懵懵的,说:“应该是吧……”但是他眉头皱着,他也说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按理来说,封尸诀并没有能把尸妖打得魂飞魄散的力量啊,难道是这丫头天赋实在太高了,把中级封尸诀的力量提升到了高级,据说当封尸诀修炼到顶级的时候,是有把尸妖打得魂飞魄散的效果的,如果是这样,那朔月的修炼天赋也实在是太厉害了!
    “那,我们就完事儿了?”朔月眨眨眼,天真地问。
    “嗯……应该吧……”阿诚不确定地说。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了?”朔月捧着脸,开心地说。
    “嗯……对……”阿诚仍然在震惊中。
    他们往回走,朔月经过辰旭身边的时候,心虚地低下了头,完全不敢抬起头来看辰旭一眼。
    辰旭唇角勾起了然的微笑,化为黑猫,落入朔月的帽兜里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翌日,朔月收拾东西,要跟阿诚回去了。
    她走的时候是悄悄走的,村里面的人都以为她和辰旭是大妖怪,所以他们走的时候,没有太声张,是躲着走的。她走之前,去阿花家看过阿花,她想把阿花带回去,因为她觉得阿花的父母不是好父母,他们为了还债可以卖掉一个无辜的女孩子,而当未来有一日阿花父亲再次欠下一大笔赌债,那该怎么办?到时候阿花的身边可就没有第二个她了,那到时候,没有良心的阿花父母就会卖了阿花的。
    朔月当着阿花家所有人的面,把她的话说出来,她拉着阿花的手,要把阿花带走,而阿花家的人都不敢上前来一步,因为在他们眼中,朔月头顶上蹲的黑猫就是个妖怪,朔月也是个妖怪,都是会杀人的!
    但是阿花不走。
    她说,这是她的父母,她找了十年,好不容易找到了,就算父母有什么不对,她也想和他们在一起。
    阿花的弟弟阿文也站出来,拍着胸脯说他一定会保护姐姐的,绝对不会让爸妈再犯第二次错误了。
    朔月看阿文的样子很认真,迟疑了。
    阿诚拉拉朔月的衣服,对她说,这是阿花的选择,她应该要尊重阿花的选择。
    后来,阿诚要了阿花家里的电话,也留了棺材铺的电话给阿花,和阿花说,如果她爸爸妈妈欺负她了,让她打电话去找朔月,朔月再远也会赶来帮助她的。
    在走之前,阿诚对阿花的父母说,他们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过来找阿花的,如果再出现抛弃孩子、转卖孩子这种缺德事,他们不会放过他的!
    阿花的父母再三保证,不会这样做,他们这才离开了砧板村。
    你以为,这就是结局吗?
    回到棺材铺后,朔月跪了整整一小时键盘。
    原因是:谁让你离家出走的?
    朔月辩解无能,只好含着泪,默默地跪键盘。跪得双腿麻木的时候,白三叶提着皮鞭出现,问:“你知道错了吗?”
    朔月认真地举起手掌对天发誓,以后一定会听师父师叔师兄们的话,再也不离家出走了(谁让她是年纪最小的呢?),白三叶这才放过她……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砧板村,山旮旯角,天空闪过一道惊雷,一个黑影慢慢地从泥土里翻身出来。
    他甩甩头,想起那日白天的一幕,当那丫头的封尸诀打入他眉心的时候,却没有奇效,因为,在做法过程中,她故意捏错了一个手势。
    他们眼对眼凝视了3秒钟。
    他看到她眼中满满的担忧。
    接着,他看见她嘴唇动了动,用没有声音的口型对他说:别再害人了!
    就那一刻,他明白了她的用意。
    她的背后站着深不可测的万年老妖,在那万年老妖手下,他是根本逃不过的,那小丫头啊,想救他就只能用这种方式,帮助他逃过一劫。
    他扬起头,对天一笑。
    那丫头啊,到最后还是作妖……

    *******


    世界的某一个角落,一个黑斗篷男子睁开了眼,面朝东方,他攥紧了拳头。
    “找到了,他在砧板村……”
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5楼 发表于: 04-27
一个暑假过去之后,朔月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市内的第一重点高中,和小师哥苏扬同班。但是小师哥总是对她爱搭不理,上学放学都不和她同路,嘤嘤嘤,人家柔弱女孩子一个人晚自修回家会害怕的啊!有一天,朔月晚自修下课,独自回家,她搭上了74号公车,车子载着她慢悠悠地驶去火葬场……    9月7日,三叔(纸人白三叶,为了区分真假白三叶,真的白三叶被朔月称作“师叔”,而假的白三叶被称作“三叔”)一大早就把贪睡的小家伙们叫醒了。
    因为,从今天起,朔月和苏扬就是正式的高中生了!
    三叔是白三叶的纸人分身,制作出来,就是有两个功用的,一是孩子保姆,二……是家政夫,打扫,做饭、洗衣,整理,一切杂货都由他做。
    比起本尊,三叔性格被可以制作成了万能管家模式。
    朔月从被窝里钻出个头来,眼睛还没睁开,一只大手就抓住她乱糟糟的头发揉了揉,头顶上传来温柔的笑声:“小懒虫快起床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,你有10分钟的时间洗漱,20分钟下楼吃早点,我们就要出发去上学了哟!不要让大家等太久。”
    等朔月睁开沉重的眼皮的时候,透过眼缝,她看见三叔打开门一蹦一跳地跑出去,三叔简直就是个天使啊,每天都拥有无限的精力,做什么事情都好像不会累一样,而且还喜欢笑……这样天使般的三叔怎么会是恶魔师叔的分身啊!在朔月幼小的心灵里,这简直就是史上最不可思议事件之一!
    “师父……你好重……能从我腰上起来吗?人家要去上学了……”朔月抱着枕头,迷迷糊糊地说。
    下一秒。
    被踢出房间。
    “砰”甩门!
    朔月抱着枕头,躺在门外,瞬间清醒了很多。
    她……
    她又被那只可恶的黑猫一脚踹出来了!
    这是什么猫啊!白天睡觉,晚上也睡觉,它难道不是万年老妖吗?为什么跟只真正的懒猫一样,能从早睡到晚??
    是个懒猫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有起床气?!
    又不是她叫他起床的!明明就是三叔每天早晨定时进门叫她起床(暑假早起是为了修炼)的嘛,为什么最后被踹出门的却是她?!
    这种臭师傅,不要也罢!
    朔月好生气,哼哼!
    这时,一双手穿过朔月的腋下,轻轻松松地抱起来了。
    朔月转头一看,背后抱起她,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一口白牙好像还会闪光呢!这么一大早就笑得这么阳光灿烂,可是犯罪啊!
    “谢谢二师兄……”朔月抿着嘴,小小声地说,免得没刷牙,口气蹿出来。
    谢九云脸‘色’拉了下来,用力地扯着朔月的包子脸,生气地说:“和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叫我二师兄!!”
    “知道了,二师兄……”
    这小丫头!是故意的吗?谢九云生气地多加一只手,用力地蹂躏着朔月的脸!
    “幼稚。”一个冷酷的声音从旁边钻了出来,朔月和谢九云转头看去,旁边房间里走出一个人,衣服书包都弄整齐了,正是朔月的小师哥苏扬。
    朔月和苏扬生日只差三个月,是同龄人,但说实话,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朔月看到苏扬,一直都觉得怕怕的,相处了一个月,说话却从来没有超过两句话。你以为那两个字“幼稚”是在说朔月吗?no!是在说谢九云,对于朔月,苏扬一直把她当做是空气!
    这个屋子里,最爱笑的人有谢九云,三叔(纸人算吗?好吧,算吧),最恶魔的是白三叶,最好人的是阿诚哥,最冷酷的辰旭和苏扬,前者是冷酷加任性,后者是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,还散发着浓浓的“异类”气息。
    朔月听说过,这个小师哥之所以会变得这么怪,完全是因为儿时的遭遇,据说是天生异能,小时候不会控制,被人当做怪物,被父母扔到臭水沟里,被小孩欺负,后来被白三叶捡了回来,但是那个时候起,他就已经不爱说话,也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了。当然,白三叶和两位师兄是例外……所以朔月就是外来人!
    朔月觉得,自己的这个小师哥很、讨、厌、自、己!
    太失败了……
    吃早餐的时候,白三叶盯着家里面的两个问题小孩……嗯,两个小孩吃饭为什么距离那么大?
    “咳咳,”白三叶清清嗓子,作为一家之主,发言说:“苏扬,朔月。”
    朔月立马放下饭碗,响亮地应了一声:“到!”
    苏扬放下饭碗,漫不经心,懒懒散散地应着: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白三叶说:“你们以后就是高中生了,而且是同一个班级。苏扬,你要好好照顾小师妹;朔月,你要好好听师哥的话。”
    朔月用力点头,萌萌哒地回复:“嗯!”
    苏扬低声嘀咕:“看心情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小师哥,一点都不可爱!朔月表面天使般地微笑着,内心掀起狂澜怒火!这个臭师哥,回答师叔话的时候,看都不看她一眼,很明显就是看不起她嘛!
    白三叶看看朔月,看看苏扬……嗯,这两个孩子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
    吃过早餐,阿诚送大家一起出门。
    谢九云问阿诚:“老大,你不去学校真的好吗?今天你也开学了吧?”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开学第一天什么的,大学最无聊了,反正是开会,去不去也不打紧,只要不点名就好。”阿诚拍拍谢九云的屁股,咧嘴一笑:“加油啊,高三狗。”
    谢九云顿时就泪了。
    高三狗,没人权,呜呜呜!
    这时候,三叔也把车开过来了,开学第一天,他要送三个高中生一起去学校呢,说来也巧,三个高中生都是同一个学校呢!
    开学咯!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6楼 发表于: 04-27
  朔月成功地变成了一名高中生,第一天来到学校报到的时候,她黏在苏扬的身边,苏扬往哪儿走她就往哪儿走,因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朔月最熟悉的人就是苏扬啦!她不跟着苏扬,那该跟着谁?    但是……
    但是!!
    三叔把车子开到学校门口,把三个高中生放下车:“你们三个,新学期可要好好学习哟!尤其是你,九云!别再玩耍了,今年你高三,可是很重要的一年,你要收起玩心,等你考上了大学,你想怎么玩都随你。”
    谢九云泪流满面,朔月的这个二师兄可是一个万能表情帝,上一秒一个表情,下一秒一个表情,可是丰富多彩的。
    “等你考上了好大学,零花钱加倍。”三叔微笑抛出一句话,那样子就像天使一样。
    谢九云立马星星眼,激动万分!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也要好好学习哟!”三叔扭头对朔月和苏扬说。
    “嗯!”朔月用力点头,苏扬不屑地哼了一声。
    告别了三叔之后,他们就各自去找教室去了。
    高三的教室被安排在一二楼,为的是方便高三学生的出入,节省爬楼的时间去学习。而高一的教室就排在最高楼上,而最该死的是,朔月永远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,那就是为什么学校的教学楼可以建六七层楼那么高,但就是不愿多花一点钱去弄一部电梯
    所以谢九云送苏扬和朔月到楼梯口就和他们说“bye-bye”了。
    朔月跟在苏扬身边,苏扬走一步,她就走一步,像个跟在母鸡屁股后面的小鸡。
    爬到六楼,苏扬面无表情地走,朔月已经喘得不行了,但是苏扬依然衣服很轻松的样子,淡定地右拐朝教室走去。朔月赶紧喊:“等等我!”然后撑着发软的膝盖追过去。
    但是……
    但是!!
    朔月走了几步之后……
    咦,小师哥呢?
    朔月左看看右看看,苏扬怎么不见了?人间蒸发了?她回头看,苏扬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转过了身子,和她背道而驰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    他怎么走那边?
    朔月郁闷,抬头看看自己身边的教室牌号,诶,不是他们的班级,难道说靠!那‘混’账竟然是引她走另一边的?是想看她出走吗?!
    朔月火冒三丈,加大脚步朝苏扬追了过去!
    混账啊!不找他算账,她就不叫朔、月!
    “等等!”朔月冲过去按住苏扬的肩膀,就要找他算账。
    苏扬转过头来看她,面无表情,毫无忏悔之意。
    朔月:“……”
    她脑海里浮现出吃早餐时候的画面
    白三叶说:“你们以后就是高中生了,而且是同一个班级。苏扬,你要好好照顾小师妹;朔月,你要好好听师哥的话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算了!看在师叔的面子上,她要尊、重、师、兄!不、和、师、兄、吵!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”朔月咬着牙,忍下了这一口气。
    苏扬哼了一声,肩膀一抬,弹开了朔月的肩膀,转身走进了教室。
    朔月抬头看了看教室门牌,15(2)班,没错了,是她的班级了。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离线宠爱女人
发帖
20687
精华
3
奖学金
6992
威望
18117
注册
2007-06-25
登录
2018-04-27
在线
3545小时

只看该作者 77楼 发表于: 04-27
“抢劫,把钱拿出来!”    什……什么?
    朔月盯着眼前闪闪发亮的刀子,傻了眼了,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。她一直都觉得这个巷子特别适合犯罪啊,有木有?但是没想到,会这么快就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    碰上犯罪,那该怎么办?
    朔月眨眨眼,挤出一滴泪,冲远去的苏扬的背影哀求地喊:“小师哥救命!有人欺负我~~!你快来帮帮我。”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最应该上演“英雄救美”的剧情,对不对?
    在朔月的计划中苏扬回过头,见义勇为,干掉持刀抢劫的歹徒,然后她就能窝在苏扬肩膀上,卖萌给小师哥点个赞,然后他们的感情就会飞升,这样以后在棺材铺里见面,也就不会太尴尬了。
    苏扬应该是可以干掉这些人的,先不说她那三位师兄从小就练武,就说三位师兄从小修炼的法术,那些神奇的法术再小也能控制人的身体,朔月就见过白三叶为了教训调皮捣蛋的谢九云,就扎一个小稻草人,绑上谢九云的头发,然后做法控制谢九云,让谢九云自己打自己屁股的。谢九云自己打自己屁股打得很狠,疼得哎哟哟直叫,但就是停不下来。
    如果苏扬也用出那样的法术,那解决这些小喽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    一切,都在计划之内呢!
    但是……
    但是!!
    苏扬回头看了他们一眼。
    歹徒一号舔舔嘴,说:“那小子是你的什么人?跟你是一起的?”
    朔月赶紧拉关系,眨眨眼,弱弱地说:“对!他是我哥哥!”
    歹徒一号打打手指,指挥人上去把苏扬给抓住,一起敲诈这两个高中生。但是歹徒二三号跟上去,苏扬看起来是在走路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歹徒二三号却没有追上他,苏扬一个转弯,就把歹徒二三号给甩开了。
    朔月:“……”
    有这样的小师哥,咱们还能好好地继续玩耍?!
    “看来你哥哥害怕我们,不愿意救你啊,小妹妹。”歹徒一号把朔月压在墙上,伸手搓了搓手指,用淫邪的目光注视朔月,问:“小妹妹,你要乖乖孝敬哥哥们呢?还是让哥哥们帮你搜啊?”
    靠!还想吃她豆腐呢?
    朔月内心叹气,继续可怜兮兮地大喊:“苏扬!小师哥!救命!快来救救我啊~~~”
    她就不信那臭小子的内心是石头做的,会让一个女孩子陷入这样的危险里!所以他应该还藏在这附近,只要她再加把劲,一定能把他喊出来的。
    但是,她喊啊喊,苏扬就是没有露面。
    这时候,朔月再次自带背景一阵风在她背后刮过,卷起脚边几根枯黄色的落叶。
    好可怜……
    “真可爱。”歹徒一号摸摸朔月的脸,流口水说:“叫得这么可爱,哥哥都忍不住想要好好疼爱你了。小妹妹,今晚上就不要回家了,陪哥哥好不好?”
    咸猪手,伸进了朔月的校服裙子里。
    青筋暴跳!
    下一秒,朔月一脚把歹徒一号踹飞了!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?想当年,她可是横扫整个孤儿院的小霸王,阿花可是她罩着长大的呢!打架?哼哼,她从小就是在打人和被打中度过来的,who怕who!!
    朔月凶相毕露,拿着书包发疯揍人,一般歹徒出来抢劫,如果不是惯犯,一般都会比被抢劫的人更害怕。
    你说他们能不怕吗?
    他们只是想吓唬吓唬一些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小弟弟小妹妹,拿一点零花钱花花而已,刀子拿出来就是拿来吓唬人的,他们可没有想过要弄出人命,要是不小心弄伤了、弄残了、弄死了,那他们就不是抢劫,而是杀人犯了,杀人犯可是要被捉去枪毙的,是不是的?谁不怕?
    但是吧,朔月发起飙来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疯了!
    发疯的朔月抡着书包把比自己高大一倍的歹徒们打得嗷嗷叫,最后落荒而逃。
    “你妹的!敢抢劫到我的头上,也不看看我是谁?!”朔月搓搓鼻子。
    下一秒……
    她看见苏扬倚在前方的墙上,在看着她。
    咚书包落地。
    这臭小子……怎么在这里?他不是已经走了吗?那个姿势是什么姿势?难道说他一直就站在那里看着她怎么发威?
    怎么办?她可以是一直努力地把自己弄成软妹子的样子,各种卖萌撒娇打滚,可没想过要把自己女汉子霸气的一面暴露出来啊,以后,还能黏在苏扬身边改善关系不?好歹也是同住一个屋檐下,整天不说话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会很尴尬!!
    “那个啊……”朔月摸着脸,努力挤出一个柔弱的微笑,说,“师父教的功夫真的很有用……”(内心os:那吊儿郎当的师父压根没有教过自己什么!)
    苏扬慢哼一声,不冷不热地突出了一句话:“你好做作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神马?
    啥米?
    她……耳朵是听错了吧?
    那个臭小子说她好、做、作?!
    泥煤的!
    朔月这个暴脾气啊,再也忍不住了,冲了过去,什么软妹子、什么淑女形象统统抛掉,再也不小碎步小碎步地跑了。她冲过去,揪住苏扬的领子。苏扬眼角一挑,问:“干嘛?”
    “揍你!”老早就想这么做了,朔月举起拳头,开揍!
    (省略3000字暴力描写)
    这一天,回到棺材铺之后,阿诚在钉棺材,看见两个小孩从门口走进来,不由得吓一跳,问:“你们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苏扬低声说。
    朔月捧着脸,甜笑:“阿诚哥,没什么哟~~我们在回来的路上碰到歹徒抢劫了,小师哥好厉害,帮忙打跑了那些可恶的歹徒呢!”
    “哦。”阿诚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    苏扬不理这两人,径直回了房间。
    就在朔月也要回房间里的时候,阿诚悄悄地来到了她身边,凑在她耳朵上,压低了声音说:“你们呀,以后打架可别打脸,被师父发现了可是要挨鞭子的,知道吗?我去给你拿药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    “……”神马?
    朔月三秒钟后反应过来,难怪那小子打她的时候,都没有打脸呢,好狡猾!!
我见过你,你没有见过我
fastpost
快速回复
限15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

      电话:0579-82133668
      工作日 8:30-17:30在线
      澳门永利开户